黄鼠精报恩

民间w88 11-03

明朝景泰年间,在青城山下有一个桑农叫胡伯。别人种田他种桑,家里还养了许多蚕。妻子金氏是个手巧之人,采蚕丝自己纺织。

俩人老来得一儿子,取名叫胡桑,一家三口日子倒也过得无忧。

一日,胡伯在桑地里忙活,忽见远处桑叶一阵抖动,响声越来越近。当他直起身子细眼看时,眼前桑堆里一下窜出一只黄鼠狼,长着黄灰的毛发,嘴巴下还有些许白须,想必是一只年迈的黄鼠狼。

黄鼠精报恩

那只黄鼠狼行走缓慢,再一看左腿上中被射中了一支箭,血流不止,黄鼠狼见了胡伯也是一惊,趴在泥地就走不动了。

此时,后方一个猎人匆忙赶来,提刀就要杀那黄鼠狼,胡伯见黄鼠狼可怜,就开口劝道:“这位大兄弟,你还是放了这只黄鼠狼吧”,猎人呵呵一笑称:“我祖上世代以打猎为生,若是讲慈悲的话,早就饿死了”。

见猎人不听,胡伯又道:“听说黄鼠狼有灵性,记仇记恩,你杀了它,想必它的子孙会来找你麻烦”

猎人哈哈一笑:那更好,来一个我杀一个,就不愁没皮毛拿去卖了。

胡伯无奈,既然开了口,就下决心救那黄鼠狼。于是掏出准备买米的一吊钱给了猎人,将这受伤的黄鼠狼买了下来,猎人得钱后,很爽快的离开了。

日落前,胡伯把那年迈的黄鼠狼抱回家,叫金氏给它包扎了伤口,精细呵护起来,七八天后,那黄鼠狼便伤势恢复,两只眼睛水汪汪,双手合十对着胡伯夫妻磕头后就溜走了。

时间如白马过隙,转眼十几年。那胡伯和金氏双双老死,留下儿子胡桑,而他不善种植,荒废了桑田,由于太穷,家徒四壁,一直尚未娶妻。

为了生存,胡桑只能靠给当地大户放牛耕田为生。那大户姓陈,对胡桑非常刻薄,且贪财好色,整日盘算如何剥削底下的雇农。

金秋时分,正是农忙的日子,胡桑隔壁忽然住进来一户人家,主人自称是白翁,携带三个女儿从京城躲避仇家,才来此定居。

那三个女儿一个比一个漂亮水灵,大姐叫春花、二姐叫夏花、三妹叫秋花。三姐妹上街游玩,更是风情万种艳色无比,街上男人纷纷侧目,可看看自身打扮穷酸气重,逐惭愧低头,一些富贵公子哥更是看眼睛发光,满心欢喜。

胡桑整日被陈大户遣劳的死去活来,一回家就是躺床大睡,见过两次白翁和他的女儿,自己也没有非分之想,打个招呼就此别过。

未料那白翁对胡桑甚是热情,常来胡家串门嘘寒问暖,胡桑礼貌答谢,也不曾有求于对方。

如此半月,一天胡桑病了,把杂活干得慢些,就被那陈大户找到借口,臭骂一顿,跟着就把他赶走了。胡桑千求万求,陈大户还是决意如此,弄得他从此失业,没了吃饭收入。

没活干的胡桑更加穷困潦倒,整日在家颓废,眼看米缸无米,自己已饿得半死,正昏睡间,忽闻有人敲门,来者是邻居白翁。

一阵寒暄,胡桑肚子直饿得咕咕叫,白翁听闻哈哈一笑道:“胡兄弟想必是饿坏了吧,大家邻里一场不介意的话,今晚就到我家中吃饭吧”

胡桑再三推辞,见白翁执意如此,便只好答应。傍晚,胡桑特意打扮了一番,把最好的衣衫穿在身上,就到了隔壁白家敲门。

开门的是三妹秋花,长得如花似玉,脸带羞涩,胡桑看了对方竟也害羞起来,两人在门口互相脸红竟忘了要干嘛。

直到屋里白翁询问,才醒神过来,于是入座,一桌子好酒好菜冒着香气,而更香的是白家三姐妹的气息。

胡桑与白翁一家同坐,三个女儿竟变得相当乖巧文雅,一个个自会小心夹菜小心吃饭,鲜少说话,而白翁则笑呵呵与胡桑聊了起来。

白翁道:“胡兄弟不瞒直说,你家父生前对老朽有恩,可惜他去得早,我未能报恩,如你不嫌弃,我就把大女儿春花嫁给你吧。”

胡桑听完,受宠若惊,连忙道:“鄙人家境穷酸,又无正业,怕是配不起贵千金”。而白翁则呵呵一笑,表示不介意这些。于是数日后,胡桑就在白翁的安排下,热热闹闹的迎娶了春花为妻。

婚后春花十分贤惠手巧,把小日子料理的十分妥当,从不让胡桑帮忙。

随后白翁又给了胡桑一笔银子,让他买下大亩田地,雇人耕种。

此番好事传到陈大户耳里,很快动怒起来,认为胡桑翅膀硬了,敢和自己抢生意了。于是带上几十家仆来到胡家,想要暴打胡桑一顿。

未料吵闹声,引来白翁与女儿,那陈大户一见夏花和秋花,竟色心大起,转而赔笑讨好白翁,表示想娶他的两个女儿为妾。未料反遭白翁一顿呵斥,陈大户脸色难堪,于是草草带人返回了。

数日后,陈大户便托媒人带着彩礼上白家提亲,未料却被白翁丢出了门外,且说道:“我的两个女儿已经名花有主,准备嫁给胡桑当二房三房。”

媒人如是把话带给陈大户,结果那陈大户醋意大起,竟气得吃不下饭来。

第二天,胡桑到田里看庄稼的时候,遇到陈大户带家仆过来,打他二话不说就暴打一顿,打得遍体鳞伤奄奄一息才愿离去。

胡桑被人抬回家中,伤得起不来,眼看就要断气,那白翁便趁夜里前来,从口中吐出一颗闪着荧光的妖丹,且给胡桑服下,转眼胡桑的伤势就逐渐好转,性命也挽回了过来。

之后,白翁便对胡桑道:“我本是一只千年黄鼠仙,多年前渡劫失败,被猎人发现追猎,亏得你父亲救了我。我把女儿嫁给你,本想让你幸福过日子,未料反倒害你差点丢了性命,如今我把妖丹给你了,也算是报了当日你父亲对我的救命之恩,你若把我当岳父,明日就带着春花远走高飞,剩下的事就交给我吧”。说完白翁面色憔悴,辞别而去了。

翌日清晨,胡桑伤势全部恢复,且听从了白翁的话,收拾了行李就雇来马车带着春花远走他乡去了。

转眼两个月过去,胡桑与春花来到了杭州,花钱租了个铺子,做起了蚕丝布匹生意,日子倒也过得自在开心。

有一日,白家二姐三妹突然找上门来,称父亲白翁已把陈大户教训一顿,随后也会赶来杭州,两姐妹只是早点过来而已。

胡桑听罢欢喜异常,摆下酒宴等待,当晚白翁果真如期而至。后来夏花、秋花也一起嫁给了胡桑,一夫三妻过上了逍遥美满的婚姻生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