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上住了个男人

家里w88 10-29

1

闻晓关掉卧室的灯,把自己扔在黑暗里,蜷缩起身子。

闻晓知道自己已经病了好长时间。

从把韩向东堵在别人的床上开始,闻晓就失眠,情绪如过山车,急躁犹如心中装了一个火炉,转瞬又被扔进深渊,抑郁的令人绝望。

闻晓和韩向东的婚姻曲线不复杂,一穷二白时相识,生活富裕后走向冷漠。

韩向东花在生意和应酬上的时间越来越多,早出晚归,偶尔在家,也是各做各得事,彷佛别墅里不存在彼此。

闻晓很怀念两人刚认识的日子,租住在城中村小房子,家常便饭都能吃出大餐的味道。两人一起爬上楼顶晾衣服,韩向东偷偷的从后面把闻晓抱起来。

那个时候,两人似乎是一个整体,一秒都不能分开。

其实想想,大部分感情似乎都是这样的曲线,从热烈到平淡,然后归于习惯。

闻晓试着去适应,但这种虽生却如死水一般的生活却让闻晓整日胡思乱想,比如韩向东夜不归宿的去处,身上若有若无的香水味,避开自己接打的电话。

韩向东刚开始还耐着性子解释,后来都懒得搭理闻晓了,只要闻晓开始问类似的问题,韩向东就借口应酬出去。

闻晓把韩向东堵在别的女人床上的时候,韩向东惴惴不安,闻晓却异常平静。

闻晓感觉这个世界真巧妙,你怀疑,再怀疑,再再怀疑,发现是自己胡思乱想,自我责备一顿,暗自庆幸,突然怀疑成了真的。或许本来就是真的,只不过没等到这一天。

闻晓没有吵也没有闹,甚至没有说一个字,只是定定的看着韩向东,然后离去。

韩向东醉醺醺的回来,看到闻晓蜷缩在卧室的床上一直在等他。

韩向东说只是逢场作戏,闻晓说,韩向东,我见到她了。

韩向东一愣,谁?

闻晓手指着阳台,和你睡觉的人。

韩向东打了个寒颤,禁不住回头看阳台,阳台上没人。韩向东有些气恼,神经病啊。

闻晓不急不恼,你没看到吗?她就在那里啊,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就像咱两第一次见面我穿的那一件。她和我说,你是她的人了,你不要我了,让我放手,把你让给她。

韩向东有些哭笑不得,闻晓,你现在都会编故事了。

闻晓摇摇头,我没编故事啊,她长的很漂亮,脸蛋像成熟的红苹果,粉嫩透红,皮肤像雨后的翠竹,娇嫩欲滴,说话的声音像早晨的鸟啼,婉转动听。她就站在那儿,我们聊了很久。我觉得她说的对,你和我一样,绝望于现在死水一般的生活。你不爱我了,我就该放你走,你去找她。

韩向东这才感觉到不对劲,韩向东使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闻晓蜷缩在椅子里,似是对韩向东,又似自言自语。

韩向东起身手扶在闻晓的肩膀上:闻晓,别瞎想了,快休息吧。

闻晓甩开韩向东的手,神经质般的尖叫,别碰我,你这个恶人,你会下地狱的。

闻晓逃命般的跑出去,手里似乎拿着一把刀,向着虚空和黑暗挥舞,大喊杀死你,你这个恶人。

第二天,韩向东带闻晓去了医院。韩向东告诉闻晓,医生说她得的是精神分裂症。

韩向东安慰闻晓,医生都喜欢吓唬人,没什么大事,好好调养一下就好了。

回到家,韩向东把一堆药放进柜子里。

闻晓问韩向东,今晚还出去吗?

韩向东踌躇了一会,说有一个美国来的客户,很重要,得去应酬,尽量早回来。

闻晓没说话,上了二楼卧室。韩向东嘱咐闻晓别忘记吃药,洗个热水澡,好好休息。

2

闻晓设想了几种方式来结束和韩向东的婚姻。

离婚,韩向东坚决不同意,韩向东说自己在外面就这一次,是逢场作戏,爱的还是闻晓,请闻晓再给他一次机会。

闻晓尝试过自杀,吃下一大把安眠药,昏昏沉沉睡了半天,竟然又醒了过来。

闻晓也考虑过杀死韩向东,给韩向东喝的茶里加点安眠药,在卧室烧上炭,死的一点痛苦都没有,但闻晓最后还是放弃了。

最后闻晓想和韩向东一起死,一了百了。

韩向东喝了掺有安眠药的茶,睡得很安详。闻晓躺在韩向东身边,感觉好久都没有这么静静的看着韩向东了。

闻晓感觉到空气中一氧化碳浓度在慢慢增加,但是看着韩向东棱角分明的脸,脑子里有一个小人一直告诉自己,闻晓,这是你曾经深爱过的男人啊!闻晓最后还是放弃了,端出火盆,打开窗子,熬上鸡汤,静静等着韩向东睡醒。

闻晓想算了,哪有不偷腥的猫。韩向东也是一副浪子回头的姿态,回家的次数也多了。看起来,两人过上了别人眼里的幸福生活。

闻晓吃完药,病似乎就好了很多。只是每当黑夜,闻晓蜷缩在椅子里,隐匿在黑暗中,眼前如同放电影,从认识韩向东开始一帧一帧放映。

闻晓很享受这时刻,只有这个时候,韩向东才是过去的韩向东,属于自己的韩向东。

闻晓想让电影慢下来,但是电影似乎开了倍速播放,很快就到了现在。作为导演,编剧,又是演员的闻晓很果断的喊了卡,电影再放下去就没意思了。

每次电影放完,闻晓如同大病一场,很累很累,就像之前吃安眠药一般浑身无力。

夜很深了,韩向东还没有回来,韩向东最近在忙一个大项目,经常很晚才回来,有时候也不回来。

闻晓喊停电影,挪到床边,爬上床,浑浑噩噩的睡了过去。

闻晓醒了,揉了揉眼睛,感觉睡了好长时间,但看时间,自己不过才睡了两个小时。闻晓是被一阵轻轻的脚步声吵醒的。闻晓以为韩向东回来了,闻晓强撑着起身开灯,向楼下走去。

今夜无月,天地间彷佛被泼了一瓢墨,漆黑一片。闻晓摸索着打开灯,楼下客厅没有人,韩向东还没有回来。闻晓瘫坐在楼梯上,望着空空如也的房子,不禁有些后悔当时为什么要买这么大一个房子。

寂寞在大房子里被放大了好多。

闻晓仔细听了听,没有脚步声,莫不是自己又加了幻听的症状。闻晓在楼梯上坐了一会,关上灯,回卧室继续睡觉。

脚步声又响起,闻晓使劲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自己吃了药啊?幻听怎么越来越严重了?闻晓强迫自己闭上眼,又昏睡过去。

早晨,闻晓被窗外树上的鸟鸣吵醒。

闻晓原本很喜欢这鸟鸣,阳光透过树叶,稀稀疏疏的铺在床上,鸟儿欢快的叽叽喳喳,闻晓静静看着还在熟睡中的韩向东,享受着温暖的阳光,闻晓觉得这就应该是幸福吧。可现在阳光变得刺眼,鸟鸣成了噪音,身边也是空空旷旷。

医生嘱咐一定要保持规律的生活方式,闻晓强撑着起床,下楼进了厨房,想给自己热一杯牛奶。

闻晓打开冰箱,习惯性的伸向冷藏室第三层右侧,可是手却抓了个空。闻晓心里疑惑,看了看冰箱,牛奶在冷藏室第三层中间的位置。

闻晓没有拿牛奶,盯着牛奶半天,牛奶一直放在冰箱冷藏室第三层右边的位置,不会有错的,现在怎么挪了位置?

闻晓开始一点点回忆,想回到昨天最后一次动牛奶的时间点。闻晓记得昨晚韩向东给自己发了个微信,说有应酬,晚点回来。闻晓就去了厨房,想看看还有没有牛奶,准备韩向东回来给他热杯牛奶解酒。

闻晓记得很清楚,自己打开冰箱,看牛奶还剩不少,突然发现番茄酱瓶口洒出一点点番茄酱。闻晓拿了纸,仔细擦拭干净,才满意的关上冰箱门。

自始至终从没动过牛奶,牛奶一直很听话的在冷藏室三层的右边。

闻晓头开始疼了,每当有类似冲突的信息进入大脑,闻晓的头就开始疼。闻晓抱着头,背靠冰箱,蜷缩下去。闻晓想不明白,牛奶怎么动了?

闻晓灵光一闪,韩向东回来过?之前韩向东回来的太晚,担心吵醒闻晓,就在外面睡。闻晓起身,细细察看,客厅没有痕迹。不过韩向东不喜欢在客厅长留,韩向东说客厅太大,冷清的很。

闻晓去了二楼,二楼是自己和韩向东的卧室和一个小的会客厅,闻晓转了一圈也没有发现韩向东的痕迹。

闻晓抬头看了看三楼,三楼只有两间客房,韩向东很少去三楼,回来晚了,也是在二楼会客厅的沙发上睡。

闻晓内心劝慰自己,算了,可能是自己不小心挪动的,毕竟现在自己的记忆力差劲,忘事也多。闻晓重新返回厨房,开冰箱门的瞬间,闻晓又返身上了三楼。

三楼楼梯口是卫生间,闻晓终于发现了一点痕迹。洗手池上有一点水渍,闻晓是绝对不会允许这种情况的存在。

韩向东果然回来过,闻晓内心有一些惊喜,闻晓轻手轻脚的打开第一间客房的门,没有人,床单一如自己之前收拾的一般整齐。闻晓打开第二间客房门,还是没有人。

闻晓内心空落落的,手扶着门,呆呆的站了半天,韩向东又走了!闻晓打了自己嘴巴一巴掌,拐进卫生间,把水渍擦干净,下楼继续把牛奶喝完。

闻晓觉的一天很漫长,但有时候又很快,毕竟一天之中,闻晓大部分时间都是坐着发呆打发时间,早上和晚上也没什么区别。

闻晓给韩向东发了条微信,问他今晚回不回来?

韩向东回复的很快,但是没有说回还是不回,只回复了一句,在忙,过会说!

闻晓四下寻找着,想找点事,让自己忙起来。

门口旁边的一盆君子兰吸引了闻晓的注意,这盆君子兰是前几天韩向东抱回来的。

韩向东说,多见见绿色,生机勃勃,有助于她的病情。但闻晓根本懒得打理,君子兰慢慢就枯黄了。闻晓蹲在君子兰前面,韩向东说过君子兰会开花的,但此刻发黄的叶片怎么也不像会开花的样子。

闻晓找出小铲子,准备给兰花翻翻土。闻晓动作很轻,小心翼翼的,彷佛是在精雕一件艺术品。

闻晓拿起水壶准备给兰花浇水,水壶是空的。闻晓笑了笑,水壶不知道在这儿放了多久了,早就没水了。

此时电话响起,闻晓愣了一下,除了韩向东,自己的电话已经很久没有响起了。就是韩向东,也很久没给自己打电话了。

闻晓奔向客厅,果然是韩向东。韩向东的话很简短,先是问了闻晓吃药了吗?闻晓嗯了一下。韩向东说今晚自己会晚点回家,有应酬。

闻晓想给韩向东炖点鸡汤。刚恋爱那会,闻晓经常给晚归的韩向东炖上一碗鸡汤。

闻晓这个下午很忙碌,很多事情不做都生疏了,看着炉灶上跳跃的小火苗,闻晓心里格外满足。

闻晓等到十点,韩向东还没有回来。闻晓打开微信,想问一下韩向东什么时候回来,字输入之后,又删掉了。

闻晓很享受这种等待的时刻,这种知道自己爱人正向自己奔来的感觉真的很幸福。

十一点,闻晓有些困了,医生说过药里面有镇静的作用,药劲上来了。

十二点,闻晓决定去睡觉了,等待的幸福已变成焦灼与烦躁,闻晓知道韩向东今晚不会回来了。

闻晓蜷缩在床上,迷迷糊糊,不知多久,又听到了脚步声。

丈夫深夜加班,我一人住在偌大别墅,3楼传来脚步声我慌了。

闻晓醒来,身边没有人。闻晓下楼进了厨房,砂锅还在炉灶上,已冰凉透底。闻晓心里一阵烦躁,想把砂锅砸的稀碎。闻晓知道自己要犯病了,抑制住冲动,把砂锅里的鸡汤倒掉,收拾干净,盖回盖子。

也就此刻,闻晓拿盖子的手停在了半空。闻晓在砂锅盖子的提纽上,发现两个指印。

闻晓很确定这肯定不是自己的指印,因为指印有一丝黑色,应该是沾染了灰尘或者土。

韩向东晚上回来了?还喝了鸡汤?

闻晓内心一阵狂喜,有一种热恋小情侣偷偷为对方准备礼物被发现的惊喜又夹带着羞涩。怪不得刚才倒鸡汤的时候,感觉轻了很多。

闻晓一瞬间很温暖,心情好了很多,年轻时,韩向东就特别喜欢搞这些小把戏,韩向东似乎又回到了之前的韩向东。

闻晓想起昨天的花还没浇,准备继续完成这个任务。可到了门口,却发现花已经被浇了,君子兰绿的发亮,生机勃勃。

闻晓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昨天浇了?不对啊,昨天肯定没浇。

这肯定是韩向东浇的,韩向东说过君子兰生机勃勃,对自己的病情有好处。

随即,闻晓陷入另一个困惑,韩向东既然回来了,怎么不和自己说呢?

向东肯定是担心打扰自己,才悄悄这样干。

闻晓笑了,闻晓已经很久没笑了。闻晓内心有甜丝丝的感觉,如同恋爱时韩向东搞的各种小把戏被自己看穿一般。闻晓觉得这个游戏很好玩,避免了见面吵闹或冷淡的尴尬,只需你做,我感受,我做,你感受。

闻晓决定把这个游戏玩下去。

闻晓给韩向东发了一个微信,今晚还回来了吗?

这次韩向东回的很快,不好说,今晚有客户过来。

闻晓没有死心,又追了一句,得喝酒吧?少喝点!

这次韩向东很久没有回复,闻晓想韩向东也被吓住了吧,两人这样说话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闻晓不禁被自己的小心思逗笑了。

过了很久,韩向东回复微信,今晚回家,应酬取消了。

闻晓下午忙碌了很久,把冰箱翻了个遍,用心做了几个菜。

晚上九点钟,闻晓吃了药,上床睡觉,闻晓不想把和韩向东之间的薄膜撕掉。

这晚闻晓睡得很好,梦中梦到韩向东的脚步声。

早上醒来,身边依然没有人,不过闻晓却不像之前那样沮丧。闻晓迫不及待的下楼,餐桌的上的菜都被吃光了,盘子被洗干净摆在碗柜里。闻晓心里高兴的砰砰乱响,之前自己和韩向东也是这样,一个做饭,一个洗碗。

闻晓手划过干净的餐盘,仿佛划过韩向东细腻的脸庞。

闻晓在客厅里转着,寻找着韩向东的痕迹。君子兰几片发黄的叶子被剪掉,绿的更耀眼。台阶上一块破损的瓷片被清理干净。闻晓上了三楼,兴致勃勃的探究着韩向东的秘密。卫生间没有了水渍,房间也干净如往常,但闻晓能闻出韩向东的气息。

闻晓沉睡很久的心活了过来,满心欢喜的思索着该干什么。闻晓找出被自己扔在储物间的玩具熊,这只大熊是韩向东发第一个月工资时给自己买的礼物,重新洗干净,摆在客厅的沙发上,就让这只大憨熊代替自己吧。闻晓知道不论多晚,韩向东都喜欢看一会书才睡觉。闻晓又把韩向东书橱里的书搬到三楼。

闻晓做完晚饭,感觉很疲惫,好久没做这么多事了。闻晓拍了拍大熊,告诉他要忠于职守,监督韩向东吃饭,然后回卧室睡觉。躺在床上,闻晓突然意识到,自己还没问韩向东回不回来?

闻晓想算了,干吗这么刻意?

第二天,饭菜没了,盘子被洗干净,被自己拍歪的大熊坐正了,三楼的书被翻动了。

闻晓伸了个懒腰,让阳光铺在自己身上,闻晓坐在沙发上回味了很久。

3

别墅位于郊区,周围几无杂音,很安静,只有车库旁边大树上不知名的鸟儿起劲的叫着。闻晓突然起了好奇心,想去找找这只只闻其声的鸟儿。院子里,阳光很温暖,绿植生机勃勃。

闻晓走到大树旁边,仰着头寻找,阳光透过树叶洒落,刺得闻晓一阵眩晕,闻晓把持不住,躺在地下,地有些冰凉。闻晓突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车库前没有任何停车的痕迹,韩向东这几天从没回来过!

闻晓内心恐惧,似乎能感受到自己身体的抖动,闻晓甚至不敢抬头向三楼看,彷佛三楼正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

闻晓好似一条无聊的狗,在院子里绕圈走来走去,内心激烈的挣扎,洞开的房门现如今成了一个黑洞洞的无底洞,一进去就再也出不来。

不过闻晓也就害怕了一瞬间,闻晓害怕只是觉得自己应该害怕,但闻晓仔细想了一下,觉得自己为什么要害怕,毕竟自己曾经尝试过杀死自己和别人,还有什么值得害怕的呢。

闻晓此刻好奇心占了上风,自己的楼上到底住了个什么人,抑或什么鬼?或者只是一个孤独如自己一般的灵魂。

闻晓不想把他惊扰走,这是一件有趣的事,是自己无聊生活中一圈涟漪,值得自己玩味一下,更何况他无形中扮演了韩向东,让自己体会到久违的幸福感。

闻晓决定继续把楼上的人当成韩向东。闻晓故意撞倒一把椅子,把君子兰搬到门外,然后装作忘记搬过来,晚上依旧做了几个精致的小菜,放在桌子上。

夜并不黑,反而有一丝灰白色。闻晓睁着眼,盯着天花板,白色的圆灯黑夜中有一丝白晕,闻晓想此刻楼上是不是也有一双眼睛和自己隔天花板对望。

这一夜,闻晓听到了脚步声,脚步声很轻,真的像之前韩向东晚归,担心惊扰睡熟中的闻晓小心翼翼的脚步声。

脚步声先是轻轻在客房中踱步,似乎内心很挣扎,然后轻轻走出来,闻晓甚至帮他把开门声都配上。脚步在试探,然后慢慢走下楼,由远到近,近的彷佛就在闻晓身边,一刹那,闻晓真觉得那就是韩向东,然后声音再由近到远。

闻晓想象着那个人抑或那个鬼走进餐厅,坐在餐桌前。他一定饿坏了,闻晓的手艺很棒,他大快朵颐,不亦乐乎,甚至会夸女主人的手艺真棒。

闻晓想到这,乐了一下。他吃完,很满足,也许是习惯使然,也许是觉得该做点什么以弥补自己白吃白喝的愧疚,他把碗盘刷了,细心的把厨房也打扫了。

他开始在客厅溜达,看到一把倒在地的椅子,或许他像自己一样有强迫症,或许单纯觉得这把躺着的椅子不合时宜,他轻轻的把椅子扶起来。然后他发现自己之前侍弄的君子兰怎么不见了?见到那盆花的时候,叶子已经黄了,就像一个濒临死亡的老人,只剩下残喘,没有一丝丝生机。

他忍不住浇了花,修剪了黄叶,恢复了它本来的样子。然后他寻找,发现被粗心的女主人放在了门外,他笑了笑,把花搬进来。

他继续寻找,看看还有什么自己能干的事。这些事他做的很自然,就像是这座房子的男主人一般,守护着静静安睡的爱人。

闻晓知道这时候出去肯定能把这个人或者这个鬼堵在一楼,但内心几经煎熬,闻晓还是放弃了下楼的想法。闻晓也许担心,真的把他惊走了,韩向东就再也回不来了。

闻晓竟然睡了过去。

日子波澜不惊,每天重复自己的脚步,闻晓和楼上的人似乎都享受上了这种彼此不打扰,但的确生活在一起的日子。闻晓根据书被翻动的位置,知道这个人很喜欢旅游,根据每天剩下的饭菜,知道这个人喜欢清淡的口味,知道他喜欢花,喜欢干净。

闻晓故意推翻一张椅子,搞乱几本杂志,在地上扔下点纸屑,就像恋爱期小姑娘的小调皮。不出意外,第二天都会收拾的干干净净。

闻晓知道楼上是一个男人,空气中弥漫的气息和韩向东几乎一样。闻晓还是很好奇,刚开始好奇什么人会偷偷住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如吸血鬼一般昼伏夜出。到后来,闻晓好奇,自己好歹也是一个风韵犹存的女人,这个人似乎对自己没有任何欲望。

闻晓对自己的身材还是很满意的,婚后一直没有孩子,身体还是那么比例匀称,皮肤细腻。闻晓想,是不是自己没给他机会?

这晚,闻晓没有锁卧室的门,留了一点点缝隙,还把床头灯打开。闻晓侧躺在床上,故意露出身体的线条。这一夜,闻晓听到脚步声依旧由远及近,但脚步声到二楼时停住了。闻晓能想象男人脸上的惊愕,甚至能听到男人身体欲望发出的声音。

但最终脚步还是远去,男人似乎不想打破两人之间微妙的平衡。闻晓叹了一口气,盖上被子睡了过去。闻晓睡得很踏实,或许只是因为房间多了一个自己可以信任的人。

这一天,闻晓正欣赏房间里红红绿绿的植物,微信提示音响了起来,是韩向东。韩向东说我们离婚吧!

闻晓这一天等了很久,甚至很多次都想象自己知道这个消息后的反应,比如拿着刀架在脖子上死在韩向东面前,或者脸带轻蔑,给韩向东一个鄙视和无所谓。但这一刻,闻晓很平静,闻晓的第一反应竟然是迫切的想把这个消息分享给楼上的人。

闻晓根本不纠结离还是不离,闻晓给韩向东回复,同意。

晚上韩向东就回来了,韩向东像一个想要玩具又担心挨训的孩子,演技拙劣,表面无所谓,内心却是焦急万分。韩向东洗手,换衣,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闻晓就坐在楼梯上看着韩向东忙活,闻晓知道韩向东从不看电视,不过是想让电视里的声音掩盖住空气中的尴尬和内心的急迫。闻晓坐在楼梯上一动不动,彷佛用身体就能挡住楼上的秘密。

闻晓突然觉得这很可笑,曾经最亲密的人,如今却成了互相提防的敌人。

韩向东按捺不住,走到闻晓面前,伸出手想抱抱她。闻晓笑了笑,推开韩向东的手,你没资格抱我了!

韩向东的手尴尬的停在半空,讪讪笑了笑。韩向东只好退回到客厅,远远的对闻晓说了句对不起。

闻晓说,你不用和我说对不起,我们谁也没对不起谁。再说你就算和我说对不起,也不用站那么远,我不是狮子,不会咬你。

韩向东再度尴尬的笑了笑,闻晓看着这个叱咤商场,说一不二的男子在自己面前局促无措,反而有些释然。韩向东转来转去,彷佛闻晓真的是一头狮子,只要自己停下,就会扑上来。韩向东转到电视柜旁边,不经意间拿起闻晓的药,诧异的问,你怎么没有按时吃药?

闻晓也一愣,是啊,这几天都忘记吃药了。

闻晓说,我病好了,不用吃药了。

韩向东的表情很复杂,闻晓能从中看出不可思议,也能看出庆幸。韩向东似是喃喃自语,没吃就好,没吃就好。

闻晓笑着说,没吃怎么就好了?

韩向东顾左右而言他,避开了这个话题。

闻晓决定结束这尴尬的局面,闻晓问韩向东,你都准备好了把?签字吧!

韩向东如获大赦,从包里掏出一纸文书,房子和钱留给你,你现在的情况也不好经营公司

闻晓没等韩向东说完,甚至看也没看离婚协议,就签了字。

韩向东问,你不看一下?

闻晓说,签完我们不就各自离开了吗?内容重要吗?

闻晓说,我今晚把你的东西收拾好,你明天来拿。

韩向东说,我今晚在这儿住吧…….,似乎意识到不妥,韩向东补充道,我在客房睡。

闻晓说,你走吧,我好久没吃药了,你在这儿住,就不怕我后悔,说不定我会犯病,从厨房拿把刀去找你。

闻晓虽然在笑,但是语气却很寒冷,韩向东打了一个寒颤,连再见都没说就摔门而去。

闻晓笑了,为了自己的小技巧而得意非凡。

然后闻晓哭了,哭的歇斯底里,稀里哗啦,闻晓感觉自己是一艘船,但是是一艘破船,船到处漏水,只靠一根绳子拴在一起,而现在那根绳子断了,自己眼睁睁看着船一点点解体。

4

闻晓突然很想倾诉,她坐在楼梯上絮絮叨叨,从认识韩向东开始,很多已被遗忘的细节又神奇的出现在脑子里。闻晓知道这个房间里有人在听,她和他很陌生,从没相见,但又很熟悉,闻晓知道,两人都有一颗孤独的心灵。

闻晓如同一个喋喋不休的妇人,混合着眼泪与撕心裂肺的痛苦,把过往一片一片的展开,捋平,再揉成一团,扔出去。

闻晓累了,彷如从破船中被扔到水里,游了好久,浑身疲惫,在楼梯上睡了过去。闻晓梦中没有韩向东了,记忆中的东西都已经被释放一空。这次闻晓没有梦到脚步声。这个别墅,巨大的空间,只有自己和寂寞。

闻晓醒来,夜还是漆黑。闻晓从客厅转到二楼,去了三楼,又转到院子里,没有一丝痕迹,楼上住的的男人走了,悄无声息的来,又悄无声息的走了。

不过闻晓发现了一点不一样,客厅柜子里的药不见了。

闻晓坐在地板上,笑了很久。此刻闻晓无比清醒,开始还原这场好玩的游戏。

游戏从韩向东开始,而最关键的道具是药。

韩向东早就想逃离了,演一出浪子回头的戏码无非是担心闻晓依旧占有公司股份,自己不能顺利接管公司,还得落得一个薄情寡义的名声。

闻晓确诊之后,韩向东有了一个主意。

韩向东把闻晓的药换成了维生素,平常若有若无的暗示在外面依旧有情人。韩向东知道闻晓的病如果没有药物控制,再加上外界刺激,只有一条路,自杀。然后韩向东就可以顺利成章的接管公司,并且羽毛没有任何损伤。

只可惜,韩向东忘了闻晓是个细心的人,甚至有强迫症。第一次换药,闻晓就尝出了药不一样。

闻晓找朋友检测了,发现药被换成了维生素。刚开始闻晓觉得韩向东是担心自己吃这些药产生副作用,但渐渐觉出了内味,韩向东是想把自己逼死。

闻晓想杀死自己,或杀死韩向东,甚至两人一起死。

闻晓洞悉韩向东的心思后想,既然都是死,那就成全韩向东,死的人很多,但看着自己死的人还真不多。

闻晓决定陪韩向东玩完这个游戏。闻晓当时不知道韩向东的心思,按时吃药,也按时发病,闻晓特别好奇自己忍不住,真的走向死亡的那一天,韩向东真的会兴高采烈?

闻晓做好了准备,甚至准备帮帮韩向东,加速这个进程,直到楼上出现了一个陌生人。

闻晓刚开始真的认为韩向东回心转意了,想出了这么浪漫的方式挽救两人的感情,但最后发现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可是韩向东还是等不及了,主动向自己提出了离婚。闻晓想生命本就是一个红色的圆环,蛇咬着自己的尾巴,回到自己本来的样子。

楼上的男人不是韩向东,但温暖却是真的,温暖并不只有韩向东能给自己。

男人拿走了药,是告诉闻晓好好活下去。闻晓想自己只剩下了自己,就这样好好活吧!

楼上真的住了一个男人吗?闻晓现在很恍惚,闻晓甚至怀疑那是自己臆想出来的一个人,只是因为自己孤独,需要一个人陪伴。

尾声

电视画外音:本市6.12特大杀人案嫌疑犯韩某某落网。

韩某某因妻子背叛,心生怨恨,持械杀死妻子及情夫。

案发后,韩某某潜逃,藏匿于某别墅小区,再次潜逃时,被公安机关抓获。

韩某某被捕后,警方从其随身行李中搜出治疗精神分裂症的药物,初步怀疑韩某某具有精神症状,相关案情请关注进一步的报道。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