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时方位:主页 > 故事会 > 前史故事

陆秋蓉勇斗巨盗

来历:w88网时刻:2017-12-03作者:沈淦

    明朝万历年间,江南墨客谭瑛考中进士后,被朝廷征进翰林院就读。在京期间,谭瑛娶了大将军陆浩的女儿陆秋蓉为妻。这秋蓉小姐年方十九,容貌美丽,性情温顺,小两口新婚燕尔,恩爱十分。
    不觉过了数月,谭瑛学业完毕,被朝廷授职为南京府属下丹徒县令,不日将偕秋蓉前往到差。
    陆浩乃京师巨富,不幸早年丧妻,现在仅有爱女又将远离,早为女儿备下极端丰盛的陪嫁嫁妆,仅侍从的奴才、女仆就有二百多人。临行那日,陆浩雇了很多的船舶装运奁具,又亲身把女儿女婿送至河畔,互道珍重,洒泪而别。
    如此巨大的一支运送船队,早就惊动了一帮江洋大盗,他们参议策划,决意劫住船队,发一笔横财。但又见陆家家丁很多,侍卫成群,生怕稍一不当心,便会吃亏,一时不敢草率行事,便纷繁驾着小舟,跟随船队顺流而下。
    但是船队每晚停靠之处都是人迹辐辏的通都大邑,匪徒们只需干瞪眼,无法下手。好在沿途那些大巨细小的匪徒听到风声,纷繁加入了这个掠夺团伙,愈发强大了气势,平添了自傲。群盗之中又以一个绰叫喊“镇江王”的盗魁武功惊人,手下兄弟很多,所以就公推他做了盗首。
    夏初时分,船队行至扬州。这一夜,月朗风清,水波安静,一片和平气候。晚饭后,谭瑛与陆秋蓉在舷边漫步。谭瑛兴味盎然地说:“夫人,如此良辰美景,咱们何不乘月而行,博览这二十四桥明月夜的胜境?”秋蓉柔声答道:“郎君虽有此雅兴,只怕如果撞上拦江掠夺的大盗,多有费事。仍是不要赶夜路了吧。”
    谭瑛哈哈大笑,口气中带着小看,道:“夫人,咱们从京师一路数千里行来,何尝看见半个匪徒的影子?现在和平盛世,即便有几个蟊贼,见咱们人多势众,避之只怕不及,哪敢容易来送死?夫人身世将门,怎样如此胆怯?真让人难以置信啊。”这一番话,说得秋蓉轻垂头颅羞红了脸,只得允许应了。谭瑛一边叮咛船家起航,一边捧出围棋,要与秋蓉杀一局。
    群盗见船队夜行,喜不自禁,急速禀告了盗魁“镇江王”。“镇江王”当即调集了一百多艘快艇,亲身率领着呼哨而来。此时,船队刚刚进入长江,船夫们听到哨声,都惊得魂不附体,哆哆嗦嗦地说:“贼寇到了,怎样办?”家丁家丁们跌跌撞撞地奔入官舱,向谭瑛禀告。谭瑛也吓得魂飞天外,对秋蓉道:“公然不出夫人所料,这下子咱们都死无葬身之地了!”秋蓉放下手中棋子,柔声道:“郎君休要紧张,待奴家出去看看。”她当即传令各船主,速将船帆下降,灯光平息,暂停行进;又指挥巨细船舶一字儿排开,横陈江心,悉数用铁链锁贯一处,男女老幼都俯伏于舱内,不许随意走动。
    全部组织妥当,秋蓉唤几十个女仆过来听令。那些素日里飞针走线、涂脂抹粉的女仆,此时都已换成短装,黑衣黑裤,容光焕发,杀气腾腾。目击这全部的譚瑛呆若木鸡,一句话也说不出了。
    秋蓉顺手抓起围棋子,给女仆们每人分发了数颗,吩咐道:“你们赶快去把匪徒击溃,千万当心介意,不得让他们登船。如若惊动了官人,唯你们是问!”众女仆齐声容许,领命而去。
    秋蓉动身进入卧舱,出来时已换了一套乌缎衣裤,头上扎一顶青绫巾,腰间挂一只黑缎囊,囊内盛满生铁丸。谭瑛抬眼注视夫人,见她扬眉立目,意气风发,一改平常的娇弱之态,不由得喃喃问道:“夫人如此装束,意欲何往?”秋蓉悄悄笑道:“去抵挡匪徒啊。郎君如若胆怯,在船舱里不要出去便是。”这番话激得谭瑛脸上发热,想着要是躲在船舱里龟缩不出,往后不要说在夫人面前难以昂首,只怕连女仆都要轻视自己。所以壮了胆,与夫人一起伏于舱门边,屏气静察。

    过不多久,哨声逐渐迫临,群盗驾驭轻舟,将船队团团围定。“镇江王”见各船连接一处,犹如水战时临阵对敌的容貌,且又黑灯瞎火,毫无声气,更无一人在舷边御敌,一时摸不清内幕,犹犹豫豫地不敢轻率进攻。
    对峙了好一阵,只道是大船上的人都吓瘫了,就选择了一批勇猛强悍的小喽罗,每人左手持一长钩,右手紧握大刀,搭住大船,飞身跃上。哪知双脚没有踏上船板,就被空中飞子击中要害,惨呼一声,跌入江心。一连上了三四十人,个个不得善终,竟无一人生还。群盗都吓傻了眼,无人敢再上前来。
    “镇江王”大怒,左手持一面大盾牌,右手握一把鬼头刀,飞身跃上官船。众女仆飞子而下,“镇江王”公然身手不凡,听到风声,举盾牌左迎右挡,雨点般的棋子都击在盾牌上。“镇江王”认为对手都在船顶,便用盾牌护住头顶,放心大胆地直扑中舱。一只脚刚踏进舱门,秋蓉飞起一丸,“镇江王”措手不及,匆促垂头躲闪时,已被击中头顶,鲜血涌出,痛得他“哇哇”乱叫,连退数步。秋蓉飞身跃出官舱,第二颗铁丸又盯梢而至。“镇江王”侧身避过,怪叫一声,手中钢刀猛向秋蓉掷来,势如恶龙。秋蓉毫不紧张,再掷一丸,只听“当”的一声,火星四溅,钢刀已被撞落一边。秋蓉又一扬手,“嗖、嗖、嗖”,一连三颗铁丸,疾如流星般直扑“镇江王”的头、胸、腹三处要害。“镇江王”一看难以躲避,慌张之间,就地朝后一滚,“扑通”一声,翻身跌入江中。群盗齐声惊呼道:“大王遭暗算了!”纷繁跳入江中,拍浮将“镇江王”救上小舟,慌乱而逃。
    一个女仆跳至秋蓉面前,拱手请示道:“小姐,咱们乘胜夺舟追击,杀他个片甲不留!”秋蓉悄悄摇头道:“穷寇勿追,由他们去吧。”群龙无首,一会儿,百余艘盗船都逃得无影无踪。秋蓉仰天清啸一声,众女仆飞身而至,齐集官舱复命。秋蓉重赏了众女仆,又指令各船点灯张帆,继续行进。
    谭瑛只看得呆若木鸡,不敢宣布一丝声响。此时见化险为夷,只觉得喜从天降,向秋蓉深深一揖,讨教道:“本来夫人深藏不露,是位高人!下官从此佩服!敢问夫人是用了什么神术,抵挡很多的江洋大盗,就像抵挡孩提相同?真不愧是将门虎女、女性英雄啊!”

    秋蓉莞尔一笑,轻声道:“这也算不了什么。家中原有一片闲圃,父亲筑起围墙,其内设置了跑马道、射箭厅,每日公事之余,就在园中骑射。奴家那时才七岁,觉得风趣,就捡起小石子抛掷箭靶中心的红点,每投必中。父亲喜从天降,常有恩赐,奴家兴致更高,日日与一群丫鬟抛掷游玩。两三年后,人人都能百发百中。父亲又用牛革制成人的模型,画上穴位,由家丁扛着飞跑,再让奴家习练。四五年后,总算每一出手,都能精确地洞穿牛革,暗夜之中,从未有失。丫鬟们因不时陪练,也都把握了这手抛掷身手。如此而已。”
    谭瑛又问:“小小一颗棋子,怎样可以杀人?”秋蓉道:“只需技艺精熟,功夫到家,即便是米粒也能射杀人,何况是棋子?再说咱们所击的部位,不是双目,便是太阳穴等柔软之处,棋子通行无阻,直透人脑,被击者怎能不当场毙命?她们都猱伏于桅杆之巅,高高在上,仰望既明,用力又远,因而百发百中,粒粒射中暴徒要害。”
    谭瑛佩服得五体投地,叹道:“夫人智勇无双,下官得娶夫人,真是吉星高照。但是夫人既有如此手法,起先怎样不愿夜行?后来为什么又不愿追击?”秋蓉蹙眉叹道:“如能避开他们,又何须找这个费事?再说匪徒中虽不乏凶横凶狠之徒,却也有不少穷困潦倒之民,迫于饥寒,才不得不逼上梁山。向来忠直耿介之士,多有身世于草莽者,他们既已听天由命,咱们又何须逞勇滥杀?家父也是苦身世,靠军功升任现职,他时常向奴家说起民间疾苦,奴家怎敢忘本?”谭瑛笑道:“夫人不光有智有勇,还有仁有义。不过往后,下官还要当心伺候夫人才是,不然你只需使出十分之一的手法,下官就万万经受不起了。”
    秋蓉悄悄拍了他一下,柔声道:“奴家怎敢对郎君有半点无礼?若非今天遭遇匪徒,自是永久不会让郎君知道奴家有功夫在身的。”说着,偎在谭瑛怀中,情状旖旎。
    尔后,谭瑛一行一路平安,很快就到了丹徒任所。一晃又过了数年,谭瑛任期已满,因政绩卓著,被升调至南京首府任职,家人随同前往。那时候秋蓉夫人现已诞下二子一女,素日相夫教子,催促下人,把家业治理得有条不紊。夫妻二人情深爱重,从未有一言半句争论。
    其时,南京首府有个以军功身世的武官许杰,和谭瑛一见如故,两人过从甚密。一朝一夕,谭瑛发觉许杰有个古怪:即便是炎夏盛暑,汗流满面,他也仅仅解衣纳凉,头上的一顶便帽却从来没有摘下过。虽是结义兄弟,因怕触犯了忌讳,也不方便问询。
    不觉又过了三年,谭瑛得人保荐,行将入北京上任。临别之前,许杰整备酒肴,为他饯行。饮至半酣,谭瑛乘着酒兴,不由得问道:“哥哥,盛夏酷热,你为什么不把帽子摘下来纳凉?”许杰悄悄一怔,随即答道:“你我既是兄弟,我也不用顧忌了。实不相瞒,愚兄早年专做那些没本钱的生意。某年初夏,因掠夺官舫,被对手飞出铁丸,击中头顶,头盖骨也卸掉了几片,差一点儿呜呼哀哉。幸而盗伙中有人找来了上好丹药,半年刚才治好。但是从此往后,头顶遇风则痛苦难忍,因而不敢脱帽。”谭瑛一听,早已猜中了八九分,心中感叹。
    那许杰又道:“事过之后,我才打听到,官舫中飞掷铁丸的竟然是位闺中少妇。我叹气好久,方知强中更有强中手。所以我斥逐喽,投靠边境兵营入了伍,因屡立奇功,得以升任现在的职位。愚兄得有今天,那少妇实是我的大恩人啊!”谭瑛笑问:“你可知恩人在哪儿吗?”许杰连连摇头,谭瑛便把那一年旅途遇盗的景象细细叙说一遍。
    许杰惊骇反常,急速整肃衣冠,请谭瑛带至家中拜见。谭瑛怅然答应,当下将许杰邀至家中,传令家丁请出夫人。
    不一会儿,陆秋蓉在女仆的搀扶下款步而出。许杰急速施礼,秋蓉还了一个万福。许杰见她袅袅婷婷,娇弱如花,不由再拜稽首道:“弟媳妇真是天女下凡,最初上天便是派你来警诫、教导我,让我改恶从善的啊!”
    他感叹好久,才必恭必敬地退了出去。

    更多精彩故事,请重视微信大众号:鬼爷讲故事

上一篇:鸦噪

下一篇:窝囊君王的雷霆一语

标题:陆秋蓉勇斗巨盗
地址:https://www.52lsz.com/gsh/lishi/49429.html
声明:陆秋蓉勇斗巨盗为用户上传,观念仅代表作者自己,不代表本站态度。

猜你喜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