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时方位:主页 > 长篇w88

石缝藏谜

来历:w88网时刻:2018-10-15作者:冥畔幽烛

    风,凄厉地吼叫着,吼叫而至。它不断张狂卷起散落一地的萎黄落叶,然后打着奇诡的漩涡往那不闻名的远方,渐行渐远。
    九十年代初,某偏僻省份一个清静的小村庄。
    “你等等我啊,刚哥,你等等我!”村头的大槐树下响起了一个脆如画眉鸟般的娇憨声响。
    “又有什么事,哎呀,你真的很烦人知道不?”一个声响回答道。尽管这个嗓音有些粗厚,但仍粉饰不了里边夹藏的那一抹幼嫩。
    这是两个青涩的孩提,看上去大约也就在十一,二岁左右的年岁。女孩叫周婷,男孩叫纪刚,两人自幼相识,都住在这个连山村里,一个村头,一个村尾。
    “刚哥,明日咱们就要去县城念初中了,骑车去那里要半个多小时呢!要是遇上坏人,可怎样办啊!我,我有些惧怕!”周婷一边怯生生地说着,一边悄悄用眼睛瞅着周围身形魁壮的纪纲。
    “有什么好怕的,届时咱俩一同骑车去上学。这样吧,往后咱们每天就在这棵大槐树下碰头。你看这树多好,又高又茂盛,下雨躲到它底下都不会被淋湿!”纪刚粗着喉咙说道,他现在正是换声的年岁。
    “真的吗?太好了,刚哥,你对我真好!”周婷快乐地在地上跳动着,像一尾生动的小鱼。
    纪刚也笑了起来,只不过他心里想的却是:“真是个傻丫头!瞧你那又黑又瘦的容貌,跟个芦柴棒似的,哪个坏人会留意你啊,嘻嘻!”。
    尽管纪刚在心里这样想着,但第二天一早他仍是践约推着自家的那辆二八自行车来到了村头的大槐树下,等待着和周婷一同去上学。
    做人,一定要信守许诺,一诺千金!这是他的父亲常常劝诫他的,尽管父亲不能天天陪同在他的身旁,但这些话纪刚在心里却一向记住很可靠。
    纪刚的父亲和周婷的父亲是村里的两个“能人”,所谓能人也便是有本领,有头脑的人!
    二人先后从军从这个落后的小村庄里走了出去,周婷的父亲是炮兵,在部队里因技能才能超强,很快就成为资深士官,后来又被上级选拔为底层军官,一向留在部队作业。
    而纪刚的父亲则更是鹤立鸡群,他身形巨大,容颜威武,敏而好学,深受地点部队上级领导的欣赏。在执役期间就被送入军校进修,随后一步登天,多年下来竟已是解放军驻某鸿沟某部的团级干部。
    依照其时的准则,团级干部家族是可以随军的。但纪刚父亲的部队远在边境国境线上一偏僻山区,纪刚要是随军去那里底子就读不上什么像样的校园,所以只得留在家园读书。
    千万不要小觑县城里的中学,要知道这个小小的县城中学每年都会为国家运送大批优质的莘莘学子,这大约便是所谓“自古英才出寒门”吧!
    纪刚稳稳地坐在车座上,一脚着地一脚踏在脚蹬上,默默地想着心思,他在为自己的未来做着长远规划。就在这时,死后传来了一个洪亮的声响,“刚哥,我来了,等急了没有?”是周婷。
    周婷穿戴白底红花点的衬衫配着藏青色的裤子,背着一个黄绿色的军用书包,咋看之下倒有那么点女孩子的文秀。

    “呦,究竟是中学生了,不相同了啊!”纪刚玩笑道。
    “厌烦!”周婷嗔怪着,但立刻又道:“咱们赶忙动身吧,第一天上学,可不能迟到哦!”,纪刚忙应道:“好勒,动身喽!”话音刚落,两辆自行车就像两只离弦的箭一般往县城方向而去,很快便没了个踪迹。
    严重明快的中学日子开端了,尽管学业上的担负更加深重,但纪刚仍信守着许诺,不论风天雨天都等着周婷一同上学,放学,从未连续。
    时刻少纵即逝,转瞬六年的中学生计就过去了,纪刚和周婷快要高考了。
    “女大十八变”,此刻的周婷已逐渐出完工一个白净,水灵的大姑娘了。在校园里她成果优异,温顺可人,纯洁美丽,教师和同学们都十分喜爱她。甚至有单个早熟的男同学还常常悄悄摸摸地塞小纸条给她,上面写着一些让人脸红心跳的情话。对此,周婷总是一笑置之,不以为意。
    由于,她的心中早已有了一个身影,一个巨大挺拔的身影。她信任,那个身影是可以一辈子为她遮风挡雨的。尽管那个他,什么都不知道……
    离高考的日子越来越近了,这天黄昏放学后,周婷一边和纪刚骑车回家一边问道:“刚哥,立刻就高考了,你想好报哪个大学了吗?”
    纪刚飞快地蹬着车子回答道:“我想去北京,我要上中国人民公安大学!”
    “啊,你怎样要去那啊,莫非你往后想当差人?”周婷有些疑问地问道。
    纪刚点了允许,“是啊,我的抱负便是做一名人民差人,保家卫国,锄强扶弱!我爸也支撑我上警校,军警一家人嘛!哎,现在我便是忧虑自己分数不行啊!”
    周婷想了想,道:“嗯,其实我也很喜爱差人这个工作的!”
    “啊,快别逗了!就你那耗子胆,还当差人呢,简直是要笑死人了,哈哈哈!”纪刚大笑道。
    “厌烦!”周婷嗔怪道。
    纪刚又笑了一会,然后正色道:“其实你的成果这么好,考哪所大学都没问题的!班主任李教师不都说了么,你便是考清华北大都没问题的!对了,你究竟预备报哪个校园?”

    纪刚踩着脚踏板等待着周婷的回应,但是半天都没听到她说话。纪刚有些惊奇地扭头往身旁骑车的周婷看去,只见周婷一边骑车一边将头扭向路旁边的树林,她的脸色不知何时起竟变得惨白无比……
    “你怎样了?”纪刚惊奇地问。
    听到纪刚的问话,周婷不自觉地浑身一颤抖,“没,没怎样!”
    “不对,我刚刚分明看见你如同很惧怕的姿态!”纪刚又问道。
    “我方才看见树林里有个人影晃过!”周婷有些慌张地接着道:“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些日子以来,我总感觉如同有人在暗地里盯着我。有几回在家喂鸡时我看见院墙外好像有个人影一闪而过!”
    “你该不会是看错了吧”纪刚道,“怎样会呢,我都看见好几回了!”周婷急道。
    “那这事你没跟你妈提过?”纪刚又道,“我妈,哼……”
    周婷气地道:“她才不论我的事呢,除了麻将她什么都不关怀!”
    纪刚忙道:“那怎样办?要不你搬到校园女生宿舍住几天,立刻就要高考了,可别耽搁学习啊!”
    “那可不行!”周婷道:“我妈整天打麻将有时成宿都不回来,家里的鸡鸭和猪都得我来喂呢,我哪能不回去呢?”
    纪刚无语了,垂头默默地骑着车。
    第二天黄昏,纪刚在村里的麻将场里找到了周婷的母亲。此刻,她正抽着烟手里搓着桌上的麻将。
    “阿姨,我听小婷说她最近总看见有人在你家周围打转,她十分惧怕。立刻就要高考了,您看这几天能不能不来这玩麻将,在家陪陪她好吗?”纪刚对周母央求道。
    “哎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我那毛头小女婿啊!”周母夸大地叫嚷着,一屋打牌玩麻将的乡民都跟着笑了起来。
    “阿姨,您别胡说了!”纪刚很为难,“您仍是快点回去吧!”
    “切,别听小婷瞎咧咧,哪有什么人影?她便是不想让我出去玩麻将!”周母气恼地喷出一个烟圈道:“真是个讨债鬼,跟她那个死爹相同惹人烦!她那个爹一年到头在部队都不回来一趟,你说,我天天除了打麻将还能干什么去?”
    “哎,别再烦琐了,你快来,这盘要胡了!”麻将桌上的人叫喊道。
    “好了,你赶忙回去吧,别在这瞎操心了!”周母嘟囔着,扭着她那肥硕的屁股又回到了麻将桌前,看都不再看纪刚一眼。
    “唉……”纪刚在心底不断叹气着,无精打采地往家走去。
    他能有什么方法呢,他也还仅仅个孩子,哪能问得了别人家的事呢?
    就这样,又过了几天,高考总算来了。
    三天严重的考试总算完毕了,纪刚和周婷感觉如释重负。
    校门外,纪刚正和几个同学对着答案,就见周婷和几个同班的女生走了过来。
    “考得怎样样?”纪刚迎上前,问周婷道,“应该没问题!”周婷自傲地说。
    “那就好!哎,你们去哪啊?”纪刚问。
    “咱们几个在县城里玩玩,晚上咱们一同回去好吗?”周婷道。
    “行,别太晚,届时咱们就在校园门口集合。”纪刚和周婷约好了时刻,然后二人便各自跟着自己的同学玩去了。

    更多精彩故事,请重视微信大众号:鬼爷讲故事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标题:石缝藏谜
地址:https://www.52lsz.com/cp/52311.html
声明:石缝藏谜为用户上传,观念仅代表作者自己,不代表本站态度。

猜你喜爱